案例23. 鎖心術

很多人家中的陽台都有花盆,要照顧這些花卉,最重要的就是每天固定澆水,對花朵而言,這些水是不可或缺的養分,如果缺乏就會枯萎。有些女性往往也像這些花卉,需要男友的愛情來灌溉,只要他能夠對她好,做一些可以讓她開心的事,她就像得到水的滋潤,能夠綻放許久。相反的,如果他無法感受男友的心意,或是男友對她冷落,她就會像脫水枯萎的花朵,整個人虛弱無力,也失去生活的動機。

 

女性會把男人的愛看成如此重要,認為沒有他就不行,終日倉皇不安。當她談戀愛時,幾乎是把男友當成唯一的依賴,她認為,男友就是那個最關鍵的澆花者,她把自己所有靈魂都託付給他。讓男人扮演澆花者的角色,往往會帶來後遺症,就是把可能予取予求,他知道女人需要他才能活下去,就會制定規則,讓她必須依著他想要的模式來和他相處,這樣一來,女人往往會失去堅持,為了得到他的灌溉而自願放下尊嚴。

 

子怡,沉溺在澆花式愛情的女人,他的男友陳董近來對她時好時壞,讓她非常苦惱;雖然她已是做好她無聲無息的小三角色,但每個女人都希望自己的男人對自己好一些,再多的付出都願意。但事與願違,無論她如何使出渾身解術去討好男人,換回來的仍不滿足於她所要的愛。

苦惱之餘,她找到老師來諮商。她是不折不扣的小女人,一切的愛都給了心愛的男人,就如同愛到卡慘死的一般。明知自己是小三,對方也不是讓她那麼容易能掌握,但仍想進一切辦法來擄獲這男人的心。

 

對法術來說,這不是困難的事,只要以鎖心術處理,那易如反掌。子怡放不下這個男人,也唯有以法術處理,才能讓她目前的處境改觀。鎖心術,能讓他們的角色互換,讓陳董付出更多的愛在她身上,讓她得到更多的溫暖。

 

她們是情侶,因此在法術的施做上就相對的簡單。老師施予法術,她也照老師所給予的符咒及一些法物照著步驟進行。近一個月的法術施做,她有感受到法術所帶來的效果逐漸產生。法術施做完後術週,子怡回報老師,陳董現在對她是黏TT的,她非常滿意法術的效果。

 

信仰也是法術,只要有信仰,法術就存在;但開始懷疑自己的信仰,法術就失去效力。事實上,心中有信仰,萬事萬物後面和當中存有,就是法術。